當前位置:首頁 / 旅游 / 感悟鎮遠 / 正文
?這里是鎮遠,不要再說它很像鳳凰古城了
發布時間:2016-06-01   作者:蘇丹卿   來源: 搜狐   瀏覽次數:
內容提要: 很多人說鎮遠像極了鳳凰古城,確實很像,尤其是當夜色漸漸暗下來,兩岸燈火慢慢亮起來的時候,它像極了鳳凰古城。然而,我總覺得當初沈從文筆下寫的風雨邊城的樣子,該是眼前鎮遠這個模樣,所以,它與鳳凰古城真的是一點兒也不像。

  很多人說鎮遠像極了鳳凰古城,確實很像,尤其是當夜色漸漸暗下來,兩岸燈火慢慢亮起來的時候,它像極了鳳凰古城。然而,我總覺得當初沈從文筆下寫的風雨邊城的樣子,該是眼前鎮遠這個模樣,所以,它與鳳凰古城真的是一點兒也不像。

  時間控制得剛剛好,在河畔坐到晚上七點半左右的時候,鎮遠的夜色開始顯露出來。由于最近一直是雨天,對落日下鎮遠的期待只好守到晚上八點半之前,這中間的一個小時,仿佛是鎮遠梳妝的時候。

  游船開始在平靜的舞陽河上慢慢蕩開孔雀開屏一般的漣漪,呈S狀的河流將整個鎮遠古鎮劃分成一幅太極圖,舊城和新城形成彼岸,雖說古老的印跡大多是在舊城,可夜幕下,河岸風光沒有太多比較,它是整個鎮遠最美的彼岸。

  爬上青山,站在古亭一角,這是俯瞰鎮遠夜景的最好位置,然而山脈太遠,鎮遠的隱隱藏藏看不見整個太極圖,但這并不可惜。第一天來到鎮遠,已是下午臨近傍晚,在冤家豆腐匆匆吃完一碗豆腐腦后,就將所有時間留給了青山和古亭。向導說我太急,可惜了一碗豆腐腦,但那時我的腦海里只有想追趕時間,趁古城燈火未亮起來的時候趕到古亭,所以就連爬山我幾乎都是跑著的。

  但實在沒有想到,鎮遠的天色晚得太遲,大概是到了晚上八點,它才慢慢亮起來,天色才漸漸藍黑起來。登高等待夜色的人很少,大多都在古城里頭,我替他們覺得可惜,如此山川河流和古鎮盡收眼底的壯美竟然錯過,比我先上來的,和我一同上來的,多是等不到夜色降臨就先下山了,實在可惜。

  當第二天晚上,我守在古城的新橋上的時候,我突然發現他們的離去并不可惜,相反這比近處的鎮遠比高處欣賞時多了一種不能言喻的溫柔。這與它更是靠近,而它也更是細膩。待天色還沒有暗下來的時候,大概下午四點左右,從舊城的復興巷進去,我又去袁家豆腐吃了一碗豆腐腦,這次沒有匆匆,比起昨天的囫圇吞棗,今天算是細細品嘗了一番,味道確實好極了,難怪這里的人和游客都要跑去袁家吃豆腐腦。

  吃完豆腐腦,我的步伐也慢了下來,在深巷宅院轉了很久,才去橋上守住時光。燈火還沒有亮起了,六點多的鎮遠還是一副白天的樣子,舞陽河還很鬧騰,橋上站滿了人,所有的目光都朝著兩三只細長的龍舟望去,不時敲鑼打鼓吶喊,本是安靜的舞陽河突然熱鬧極了。問了身旁的當地人才知道原來這是為端午節而準備的龍舟賽。

  青山綠水,古老建筑還在繼續沉淀,龍舟賽的吶喊和鑼鼓聲頓時打破了夜幕降臨前的所有寂靜。然而我更喜歡的還是河水慢慢流淌,燈火在靜謐的夜色中如詩畫一樣,龍舟雖然精彩,但游船更是搖曳時光和歲月。當然,鎮遠沒有烏篷船,它只有木舟和略有繁華的游船,可這不影響鎮遠的寧靜。大概是在七點左右,龍舟突然散去,它鬧騰得很突然,歸于平靜的時候更突然。這仿佛是故意給夜色騰出空間。

  因此,我更是要守在橋上,哪怕是錯過和同伴們一起享受晚餐的美好時光。

  陰雨天的鎮遠并沒有陰沉,令人喘不過氣來,相反隨著時間一點兒一點兒的推移,它變得十分明亮,而且湛藍,這時候的風景不需要調整白平衡,它是自然賦予的色調,但我懷疑這是不是跟山水有關?可這就這時,客棧和店鋪的燈火慢慢亮起了了,倒映在水面上的兩岸變得更加朦朧,這時候的鎮遠仿佛要從畫中出來,還是要進去畫中,一只游船緩緩駛了過來,我仍是分辨不清。

  溫柔,有時候指一個人的性情,有時候指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態度。但此時,溫柔就是鎮遠的平靜,安閑,這是它給我帶來的溫柔。不禁又想起鳳凰古城,2014年清明前夕,在一場春雨中我遇見了它,那時它還不收門票,沱江兩岸還沒有迎來鬧騰噪雜的人氣,竹排和鸕鶿在淅瀝瀝的小雨里十分朦朧。那是鳳凰給我最好的印象,此后再無。但眼前的鎮遠,確實有那么幾時會讓我誤以為這里是鳳凰,但很快這就被抽離了。

  如果沒有來過鎮遠,但從別人鏡頭里看到眼前這幅光景的話,我也許還只惦記著鳳凰古城,但此時我就站在這里,舞陽河的橋上,燈火漸漸璀璨,它呈現出自己的樣子。我不該拿它與鳳凰作比,它完全勝過了鳳凰。驚奇的是,這是一個跟我之前走過的所有古鎮都不一樣,最明顯的特點是安靜,這是所有人尋找一個古鎮最先希望的標準。其次,它并不繁華,跟所有古鎮相比,它還不夠有名氣,可這不是缺點,正是因為名氣不大,才使得它所謂的繁華還保留著原始味道。這里,還沒有被外地人承包。地理位置的不便完整的保留了它。

  因此,鎮遠成為許多人夢中的伊甸園。

  兩岸客棧的燈籠幾乎都亮起來了,寧靜的鎮遠并沒有夜幕的到來就陷入喧囂當中,盡管河岸的客棧飯莊以及酒吧開始蠢蠢欲動。但舞陽河和鎮遠在漸漸轉換色調的同時,它竟變得越發安靜,還是說我根本就已經聽不見這個世界的紛擾,完全淪陷在這個美得不真實的風景里。橋上的游客越來越多,眼睛,單反,手機,任何一個可以記錄下來的工具,人們都努力發揮著它的功能。是的,沒有誰愿意錯過這樣的夜色。

  不必等到天完全黑下來,否則鎮遠的溫柔和嬌羞就被掩蓋了。它如一碗豆腐腦,需要細細品嘗,撒上青蔥,是絕對的可人。豆腐腦并不好看,但它純白新嫩,清和平淡,正是不張揚的性子使得整個鎮遠人都善良,親和。因此,就連鎮遠的夜色都顯得清閑,它與別的古鎮真的是不一樣,即便燈火是關鍵,可它亮起來的時候毫無半點兒繁華,鬧騰。任誰也不會打破舞陽河的平靜,哪怕是搖曳的木舟,駛過的游船,也只是泛起輕輕漣漪。連它們都不忍破壞鎮遠的幽靜。

  漸漸,黑夜完全降下來,湖面和建筑的溫柔時光成為另一道風景。小鎮在燈火中最終還是鬧騰起來,鎮遠的夜市開始了,而我還沉浸在相機里那湛藍的溫柔。


我來說兩句
評論內容:
驗  證  碼:
 
(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)
評論列表
已有 0 條評論(查看更多評論)

中共鎮遠縣委宣傳部主辦網站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黔ICP備17001301號      貴公網安備 52262502000109號

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,均為鎮遠網-鎮遠新聞網 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下載使用。

七福神在线客服